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Letou电邮 LetouOA
您的位置:首页  > 新闻中心  > 基层动态  > 兖州煤业

兴隆庄矿张洪征:有种信念代代相传

作者:林丽丽 2020-07-17 18:05:15

2020年伊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冠状病毒疫情席卷全国。山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,兴隆庄煤矿火速行动,封锁矿区、宣传防疫、开展摸排、测量体温、劝导群众……情况紧急,任务繁重,人手紧缺,怎么办?关键时刻“暖阳阳志愿服务”的志愿者们顶了上来,在这支队伍里面,有个小伙儿格外抢眼:年轻的脸庞、诚挚的话语、晨晓暮色中永不缺席的身影。

他叫张旭,是山东农业大学的学生,放假回家正赶上疫情防控的爆发期。看着父亲天天早出晚归摸排人员信息,经常忙得连饭都吃不上,张旭主动请缨,加入到兴隆庄煤矿社区防疫志愿服务中:在防控岗点对小区进出人员测量体温、发放防疫手册宣传防疫知识、劝导在外遛弯闲聊人员减少出。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并不那么轻松:有些居民不愿总待在家,嫌每次出入都要测量体温太麻烦;有的喜欢早晚跑步健身,觉得自己身体好,不会被传染;还有的觉得不聚会不串门不叫过节……“遇到的情况太多了,经历过这次才发现大家对‘自由’是多么渴望。”张旭开玩笑地说。为此,他每天5点出门,经常半夜才能回家,哪怕风雪天他也坚持在矿区巡逻。问及他为什么要参加志愿服务,他说:“我看着我父亲每天因为防疫工作早出晚归,现在形势严峻,我是一名大学生,也应该展现新时代大学生的精神风貌,也是给我父亲交上一份特殊的寒假作业。”

张旭的父亲张洪征是兴隆庄矿社区服务中心的一名党员,从事矿区绿化美化工作已经有20多年了,疫情防控期间他临时被抽调参加上门摸排工作,而更为大家熟知的则是他“绿化达人”的称号。从黑压压的矸石山到植被繁茂、环境整洁、风景如画的绿水青山,张洪征用心血浇灌出一个绿色的美好兴隆。兴盛山建设的头几年,正赶上矿井渡危求进的困难时期,很多绿化设备都没到位。为了不耽误新矸石山的绿化工程进度,张洪征带领绿化队的职工将手头现有的工具磨的磨、修的修,“趴窝”的工具想尽办法让它“动起来”,没有电锯,张洪征就拿着手锯修剪枯树病枝。“矿山绿化关系着我们的生存环境,我们既要管护好每棵树、每株苗、每块绿地,也要尽量不给矿上添麻烦。”为了节约绿化经费,张洪征带头将扎生在煤矸石深处的野生沙柳带着根系一棵棵刨出,用三轮车运到还是一片荒地的兴盛山栽种。慢慢地,沙柳大片大片的成活,锁住了水土,兴盛山一点点的绿起来。还有一次,张洪征偶然得知市区某小区因公园改造而将废弃的苗木丢在了路边,便立即组织人员奔赴现场,顺利捡回300株贴梗海棠、100株凌霄。为保障复种后的成活率,他又紧急组织人员冒雨在兴盛山山顶点种栽植,为矿井节约绿化苗木资金1.9万元。几年下来,兴盛山建设颇见成效:70余种乔灌木遍布整个兴盛山区域,16种果木已开花结果,53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绿化覆盖率达到100%,苗木综合成活率达95%,还有山鸡野兔经常出没。

“让矿山绿起来是第一步,怎么样一直绿下去才是绿色矿山建设的重点。”兴盛山的绿化面积很大,浇灌管路和车辆有限,白天浇灌水分蒸发得太快,张洪征就选择晚上浇灌。早上6点半,对大部分人来说,是一天的开始。而这个时候的张洪征已经浇灌完整座兴盛山,开始了下一阶段的绿化工作了。他最盼望的是多下几场雨,让兴盛山的抗旱压力减少几分,也让兄弟们避开烈日休养一下。可真正到了雨季,他还是要带着队伍上山扶树、加固支架、引流积水,忙得疲惫不堪。为了更好地建设兴盛山,张洪征带头承接了很多兴盛山建设的单项工程,建成山顶、山下环山路,修葺水景池塘观景台,安设石桌、石凳和护栏,让兴盛山真正成为矿山的“生态公园”。

张旭说父亲是他最佩服的人:“我就没见过他闲着过,奶奶住院的时候,他也是白天在山上搞绿化,晚上在医院陪奶奶,不过奶奶都是让他先顾工作。”张旭说的是张洪征的母亲马树花重病住院时的事情。那年马树花患重病住院,可正遇上兴盛山建设到了关键时期,有50多年党龄的马树花躺在病床上对张洪征说:“儿啊,你是党员,我也是党员,咱共产党人就是要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。妈这里没事,你就放心吧!”就这样,在妻子与姐姐的全力支持下,母亲身体逐渐康复,兴盛山治理任务也如期圆满完成。

“我是共产党员。”这个朴素的信念贯穿着马树花的一生,也被她传递给儿子和孙子。1970年,马树花被批准成为正式党员,开始她50多年的党员之路。那时她是村里的会计、妇女主任、公社妇联委员、县妇联委员,用实际行动得到了村民的一致拥护。1987年第一批农转非,马树花跟着丈夫来到兴隆庄煤矿,在家属委员会西区干家属协管主任。一方面做好本职工作,一方面她还编写安全小剧,带着女同事到井口演出,宣传安全生产。一直到退休,马树花始终把共产党员就是要为人民服务这一点记在心上:任彩莲是建国时期的老党员,丈夫早已去世,她自己一人生活,子女都不在身边,马树花得知这个情况后就主动去照顾她,用三轮车带她去洗澡,带她散步;2003年2月25日,大众日报公布了“遗体捐献法”,她3月8日就去民政局递交了遗体捐献申请书;楼上的刘嫂子八十六岁了,裹着缠脚走路不便,且耳聋的厉害,女儿在内蒙工作照顾不到,马树花就时常去她家里,提水、买菜,处处照顾着,刘嫂子经常吃药,担心她吃错药,马树花还在药盒上画上“大嘴巴”和“大手”,让她分清是内服的还是外用的,乐得刘嫂子哈哈大笑;楼上的崔哥崔嫂都八十五岁了,因病不能生活自理,小儿子在本矿井下工作,还要照顾两位老人,做过安全协管工作的马树花知道井下工作不容易,就经常帮他照看老人,天气好的时候还陪着崔嫂下楼晒晒太阳,扶着她走一走,时间久了,这两个加起来150多岁的老姐儿俩走走停停的身影成了那附近温馨的一道风景。

“我奶奶是共产党员,也是咱矿年龄最大的志愿者,我父亲是党员,他常说共产党员就要不负初心使命,他们都是我眼前的榜样,我也必将这份信念传承下去。”说这话的时候张旭年轻的脸庞无比坚定,他眼睛里闪烁的光芒表明,这份共产党员的信念和决心在这个家里一代代传承下来,也必将继续传承下去!

编辑:李德宇